佐琪資料

北京冬奧抱怨一堆 選手曝哭到眼淚都幹了

Plains Eagle-Eyed

北京冬奧抱怨一堆 選手曝哭到眼淚都幹了

波蘭短道速滑選手瑪莉謝夫斯卡(Natalia Maliszewska)因爲新冠隔離措施,錯過5日的500公尺短道速滑競賽。(圖/路透社)

北京冬季奧運開幕才4天,多國選手抱怨一堆,一名波蘭選手抱怨隔離問題讓她哭到眼淚都幹了,瑞典代表團抱怨氣溫太低,讓選手表現失常。

英國《衛報》(The Guardian)報導,波蘭短道速滑選手瑪莉謝夫斯卡(Natalia Maliszewska)因爲新冠隔離措施,被迫錯過5日的500公尺短道速滑競賽,她說在確診新冠肺炎後,她在北京的隔離設施面臨恐懼及不確定性。

她說過去一週一直活在恐懼及情緒轉換之中,「我哭到沒有眼淚爲止,身邊的人及我自己都很擔心。」

報導指出,被隔離的選手如果症狀消失、且連續24小時的2次新冠病毒檢測呈現陰性就能離開隔離設施,原本瑪莉謝夫斯卡可以返回選手村,不過後來又被告知有錯誤。

據「歐洲體育臺」(Eurosport)報導,瑪莉謝夫斯卡於1月30日確診新冠肺炎,原本已確定不能參賽,不過就在5日500公尺短道速滑資格賽登場前幾小時的半夜3點,她臨時被放出隔離設施、返回選手村準備參賽,當日賽事開始前幾小時整起事件卻又大翻轉,瑪莉謝夫斯卡的病毒檢測又呈現陽性,因此又不能參賽。

暗魔師 小說

瑪莉謝夫斯卡在推特發文說自己「震驚」到不知該說什麼,她形容當晚相當「恐怖」,自己必須穿戴完整入睡,深怕臨時又被人帶回去隔離。她說再也不相信任何病毒檢測結果,整起事件對她來說就是個「大笑話」,「我的內心再也無法承受。」

瑞典代表團則抱怨氣溫太低,要求滑雪賽事提前舉行。根據國際滑雪總會(International Ski Federation)規定,當氣溫低於攝氏零下20度時,相關賽事必須暫停舉行。

瑞典女將卡森(Frida Karlsson)5日參與在張家口山上舉行的越野滑雪女子雙追逐賽(Skiathlon)賽事時,冷到直髮抖、差點倒地,當時氣溫爲攝氏零下13度,不過當天有寒風吹來,因此體感溫度更低。

国泰航空回应“一航班机舱冒烟折返”:没人受伤,会全面检查涉事客机

這起事件讓瑞典代表團要求8日登場的衝刺賽(sprint)提前舉行,瑞典代表團指出,下午4點舉行越野滑雪女子雙追逐賽時的寒冷已經「完全擊垮」卡森,衝刺賽舉行時間更晚將不是好事。

芬蘭代表團則認爲冰球選手安蒂拉(Marko Anttila)被無故隔離。(資料照/路透社)

年過50仍愛裸露!資深超模秀長腿與曲線 遊走尺度邊緣

此外,芬蘭代表團則認爲冰球選手安蒂拉(Marko Anttila)被無故隔離。路透社報導,安蒂拉確診新冠肺炎後至今已隔離18天,隊醫說他已不具傳染性但仍繼續被隔離,芬蘭冰球隊總教練賈羅能(Jukka Jalonen)也說安蒂拉已完全康復,並且準備好解隔離。

他批評奧會主辦方不尊重人權,指出安蒂拉隔離期間沒有獲得好的食物,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。

德國團隊則抱怨高山滑雪的滑降賽事上主辦方沒有提供熱食,只有一些薯片、堅果及巧克力。

還要付水電租金!他問「百元剪髮賺什麼」 網揭獲利關鍵曝:還更賺

詐騙情侶檔前科累累 2人遭多個法院判24次一年以上徒刑


Copyright © 2024 佐琪資料